蓼青玄

从今天起立志做一名全方位多层次宽领域的香!吹!

评《凛冬将至》

最大的勇敢,往往是最大的不幸。因之凯旋的败绩,往往比胜利更让人钦羡。

                                          ——蒙田

初读此文,是在去年的十月。那时候生活忙碌到一塌糊涂,偏偏正是三月太太 @Insomniac 的这篇《凛冬将至》拐着我一头结结实实的扎入了德哈这个圈子,从此不可自拔。那是曾写过一篇文评,现在读来还是太过幼稚了,修改无从下手,只有推倒重来,算是再次向太太表白吧。

若是,在黑暗中沉浸久了,即便是有一道光渗入,也觉得刺目难耐,灼热不适,恨不得牢牢堵住,湮灭了它才罢休。而身为异类,本身就已是罪过,古今中外皆如是,有些思想与行为,仅仅是存在便让众人忌惮,哪还管是非曲直,善恶忠奸?奥迪斯村庄中的秘辛,本身就足以令上位者胆寒了,那里的平静安和、欣欣向荣如同一面讽刺的镜子,照他之失,正他之过。所以他们必须是异端邪祟,人人得而诛之。

无奈的是,人们总是盲从的。瘟疫的降临不足以让人们恐惧,残暴的镇压与嗜血的疯狂却使人甘之如饴,这岂不是另一重人间地狱!自由是人们亘古的追求,然轻易抛弃这一崇高理想的,也正是他们,魔鬼的蛊惑成了天堂的圣歌,他们将脖颈深入枷锁,卑微的等待天主的垂怜,可上天真的排了救世主而来,他们又是怎么做的呢?他们听从魔鬼,谋杀了他。

《凛冬将至》的故事中,哈利和德拉科所代表就是站在湖泊两岸的两个世界,一方越是崇高,另一方就越是卑丑。一方自诩文明,得到上帝垂怜眷顾,偏偏生灵涂炭;另一方不得不藏匿乡野,被斥为野蛮邪恶,可却生机勃勃,躲避了黑死病的侵袭。他们两个人也是如此,哈利在怀疑中坚定,德拉科在坚信中怀疑;哈利勇敢而无畏,德拉科迷茫而无措;哈利的生命为生者葬送,德拉科的余生则注定要为这些死者而哀悼······奇妙的是,他们又理解对方,忠诚对方,即使始于殊途,也必定有一日可与同归吧。

茨威格说:纯洁心灵的任何努力,都不会徒然无益;道德能量的每次消耗,都不会弥散长空,毫无反响。人或许生不逢时,可失败并不全然可耻,为曙光,为未来,追逐奋斗,纵然匍匐身死,也是一点永恒的人性之光。

评论 ( 2 )
热度 ( 15 )

© 蓼青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