蓼青玄

从今天起立志做一名全方位多层次宽领域的香!吹!

【德哈】德哈奇幻故事集之未来(1)

文前语:这个脑洞是我开了好久好久的,终于决定把它变成文啦~我有一些比较奇怪的脑洞,以后也许都会写,所以暂且起名叫做“德哈奇幻故事集”。

照例:本文是我第一次写中篇,但依旧无文笔,有bug,无逻辑,全凭脑洞死撑,lo主精分无聊又逗比,还是想求个评论,谢谢。

还有,感谢我家cp @Oliveer 帮我修改脑洞,爱你(づ ̄3 ̄)づ╭❤~!

以下正文:

1.

1987年7月30日,夜,小惠金区

佩妮德思礼把最后一只刷好的盘子放在了橱柜里,摘下橡胶手套甩在一边。她讨厌刷碗,平时这些工作都该是“他”来做的,今天······她把窗户打开了一点,身子微微向外探去,左右四顾,谛听着周围邻居的动静。

街灯懒懒散散地亮着,远处几户人家房子中传来笑声和电视的声音,一切正常,幸好。她关上了窗,有些焦虑。弗农已经不是第一次打“他”了,这样下去邻居们迟早要说闲话,那样他们一家人的好名声就都毁了,想到这儿,她又有些恨恨,他们一家人可是正直的好人家呀!自从这个怪胎被送到家里,她和弗农就无时无刻不怕别人发现他们的秘密,要再这样下去,早晚有一天她的小达达也会受影响的,哦我可怜的小天使······她愁苦着,关上了灯,回卧室去了。

夜渐渐深了,安静占领了空间,然而德思礼家客厅的小小角落里尚有轻浅的呼吸和偶尔夹杂的啜泣声。没错,魔法界的救世主,大难不死的男孩,即将迎来自己7岁生日的哈利·波特正蜷缩在碗橱里的小床上,高烧不退,遍体鳞伤。

哈利颤抖着拽了拽身上的被单,努力把自己过得严实一点,他已经把自己所有的衣服都裹在身上了,可还是觉得冷。他紧紧地捂住了嘴,想要把咳嗽和哭泣扼杀在喉管之内,气体在他的胸腔中冲撞,捶打着他的胸腔,让他的心脏也陷入一阵绝望的疼痛。事实早就教育过他,这个世界上不会有人关心他,除非他吵醒了弗农姨夫睡觉,那么会有一顿拳打脚踢作为赏赐,就像今天下午一样。

事实上哈利已经病了三天了。今年夏天出奇的热,达力放假在家总是把客厅空调的温度调的很低,这对于要在室外顶着烈日修剪草坪,累的通身是汗的哈利来说无疑是致病的诱因,冷热交替之下他终于病倒了,然而没有人在乎哈利脸上不正常的潮红和时不时发出的战栗。今天他起床的时候就觉得不对劲了,他的头痛得仿佛被一根巨大的木棒敲过,每一次吞咽都像是塞入的粗粝砂纸在嗓子里摩擦,时不时就会发出一阵咳嗽。做早餐的时候弗农姨夫嫌恶的看着他,大声呵斥他“将恶毒的病菌都传给了他们这样的好家庭”,取消了他的午餐还给他加上了整理车库的活计。哈利做完所有家务的时候已经将近下午5点了,一天连口水都没喝上的他几乎要瘫倒在地。他强打起精神走回屋里,扶着门边弯下身子不停地咳嗽。他想向佩妮姨妈要一些退烧药,可还没等他开口,弗农姨夫就开始招呼他干这干那。给姨夫倒咖啡的时候,他终于还是出了差错,手歪了一下,滚烫的咖啡浇到了对方手上,杯子落地,弄脏了地板。

弗农当即发了火,将他一脚踢倒在地板上,接着就是一顿拳脚相加,七岁的达力见状也光明正大的开始了他最爱的游戏。哈利在如雨点落下来的拳头之间企图努力护住头脸,但是没有用,于是他放弃了挣扎,如同一只濒死的幼兽,弯曲着身体,等待着死亡的垂怜,甚至没有意识到殴打的停止。

佩妮喝止了父子二人,他们弄出的动静不小,要是真让邻居们注意到可就麻烦了。另一方面她瞧着丈夫的架势没有丝毫节制的意思,万一出事,她的家庭还要为这个小崽子承担更多责任?她不会让这样的事情发生。她走过去亲了亲达力的脸颊,让他先上楼去,又返回身来安抚已经重新坐回沙发上的丈夫,把哈利拖回到了碗橱,咣的一声,黑暗降临,这个家庭又恢复到了完美和谐。

时近午夜,哈利撑起身子,目光在碗橱的黑暗中逡巡,希望能找一点吃的,哪怕是一小片干面包也好,可他自知这根本不可能,碗橱里的一切他都了如指掌,从墙壁上剥落的墙皮到天花板上倒悬的蛛丝,这是最后的堡垒,也是黑甜梦乡。他忽然看到了架子上放着的一张小小的毯子,佩妮姨妈说那是他就是裹着它到这个家的,他父母的。他把毯子拿下来摩挲着,用力嗅了嗅,希望能找到一丝残存的气息,可是没有,什么都没有,他不记得他的父母,关于他们的记忆就像是从没存在过,他们的模样、声音、温柔的亲吻和有力的拥抱。他们是不是也会像姨夫姨妈宠爱达力一样宠爱过他?是不是也会在他生病时嘘寒问暖,会在他被伤害时保护他?是不是他也可以拥有晚安吻,生日宴会和许多朋友?可是那一切都只能是想象,是不可能实现的虚妄,每次他看到佩妮姨妈亲吻达力的额头满足他的一切要求时他都会暗暗地想,如果,如果他自己的妈妈这样对待他,他愿意做这个世界上最听话的小孩,永远不任性,不让他们失望。可是,他不会有这样的机会,永远都不会有了。

哈利将脸埋进毯子里,慢慢躺下。泪水被毯子表面的绒毛吸吮无形,他甚至没有记起马上就要到他的7岁生日了,他只是在心中默默祈祷,祈祷着世界上还会有人爱他。慢慢的,他睡着了。

远方祝颂的钟声响起,新的一天已然到来。

 

2007年7月31日,凌晨,格里莫广场12号。

Harry猛然从梦中惊醒,战争训练出来的警觉让他在第一时间就感受到了屋外不同寻常的动静。他抓起身边的魔杖,推醒了身边的Draco。

“怎么了,疤头?你大半夜发什么疯?想让我现在和你说生日快乐?”

“快起来,马尔福,有人闯入了!”

德拉克一听此言毫不怠慢,以最快的速度把眼睛递给哈利,两个人冲出了主卧。

昏暗的门厅里,有什么东西一动不动匍匐在地。Harry用无声咒点亮了魔杖,照向那个物体,发现那是个活的生物,居然还是个孩子!他没有放松警惕,向那个孩子发射了一个昏迷咒。蓦地,Harry僵住了,他看到了男孩怀里的毯子。

Draco对伴侣忽然的迟疑感到诧异,但他没有停在原地,而是走过去用他所知的检测咒语将男孩检查了一遍,发现这孩子并没有威胁后,他小心翼翼地蹲下身,然后,借着魔杖的荧光,他看到了孩子额上的闪电形伤疤。

“这是怎么回事?”他疑惑的看向Harry。

“Draco,那是我。”哈利轻轻说道,神色悲悯又忧伤。

 

注:文中靠中英文区分年代,1987年的使用中文译名,2007年代使用英文名。

另,由于lo主明天出门,8号回家,期间没网没wifi没信号,所以更新、评论回复都是暂缓的,敬请谅解,谢谢。


评论 ( 12 )
热度 ( 63 )

© 蓼青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