蓼青玄

从今天起立志做一名全方位多层次宽领域的香!吹!

【斯哈】牙仙

抱歉还是晚了,这篇本来想做1月9号生贺。最近卡文卡的不要不要的,换了将近十个脑洞才决定写什么······

还有,本文ooc得非常厉害,教授人设基本崩了。

灵感来自于Alan Rickman的一个短片,他饰演一个牙仙。抱歉地址找不到了,如果那位童鞋有,麻烦贴一下,谢谢。

嗯,我说过我是个无文笔的girl,所以大家凑合看哈。

Anyway,最最最最重要的是,教授生日快乐!!!斯哈大法好!!!

以下正文:

“爸爸,爸爸,我掉了一颗牙!”

哈利听到儿子急切的叫喊,连忙走进了儿子的卧室。九岁的阿不思雏鸟一样地扑进父亲的怀中,左手还举着一颗乳牙,像是举着一枚小小的勋章。

哈利举起他:“嘿,小伙子,慢一点,你老爸可经不起你这么大的劲儿啦。”

“怎么可能,你可是最厉害的傲罗呢!”阿不思抬起头,“我会长出新的牙齿吗?”

哈利笑笑,轻轻的把阿不思放在床上,宠溺地拍拍他的头,对他说:“会的,不过你一会要把这颗牙放在你的枕头下面,夜里会有牙仙来收的。”

阿不思不屑的撇撇嘴:“我早就不信这些传说了,书上面可没有记载牙仙,那不过是麻瓜为了骗骗小孩儿才编的故事,况且又没有人真正见过,真不知道为什么他们为什么相信了这么多年。”

“谁说没有,牙仙真的存在,我就见过。”

“真的?什么时候?”

哈利脸上浮现出怀念的神色:“那是在很久以前了······”

 ————分割线————

夏日的傍晚,暮色四合,风里裹挟着热浪空气中腻着潮气,黏在人的身上极其不适。回家的人们步履匆匆,急着回家享受空调的清凉和温馨的晚餐。没有人注意到,女贞路的街角,一个看起来只有五六岁身量的男孩伏在地上,浅浅的呻吟着。

哈利今天过的真是糟透了。先是因为早上培根煎的有点糊,他失去了今天的早餐和午餐。然后就是一整天的家务,为了佩妮姨妈能够有机会在邻居和朋友面前有机会炫耀自己的花园,哈利不得不在烈日的烧灼之下修剪草坪,打理花圃。但这当然不是一天当中最糟糕的部分,傍晚的时候,达力、皮尔斯和他们的一群狐朋狗友在花园里看到了哈利,于是开始了这一天的“娱乐节目”:Harry Hunting。哈利身体灵活,平日里他们很少能抓住他,但一天未进食让他有点支撑不住,在街角的一顿拳打脚踢之后,达力才带着其他人以凯旋之姿离开。

哈里清理了一下自己,擦了擦唇角的血,并不意外自己的一颗牙齿脱落了。达力他们打他的时候他本想尽力护住自己的头脸,可惜看起来并不成功。“终归也是要掉的。”他这样安慰着自己,可事实上这种安慰既不能抵消掉身体上的疼痛,也不能拂去内心蔓延开来的委屈和酸涩。他把那颗掉落的牙齿放在掌心,万一今天有牙仙来收,或许他可以央求他带自己离开这里。无论什么人,能带他离开这里就好。

他带着那颗断齿回了德思礼家,晚餐已经开始了,弗农姨夫看见他一身的灰尘,肥大的衬衫上还有星星点点的血迹,又开始大声呵斥,并取消了他的晚饭,扔给他半块面包就把他赶回了碗橱。

黑暗让人变得敏感,哈利一边啃着他的面包,一边在碗橱中谛听,晚餐、电视、关灯、上楼,德思礼一家终于完美的完成了他们毫无新意、乏善可陈的晚间活动。哈利将牙齿埋在了枕头下,无望地等待一个他自己都不甚相信的虚无梦幻变为现实。

时近深夜,哈利渐渐失去了希望,但就在这时,他听到了不寻常的响动。他猛地推开碗橱的门,看到了德思礼家客厅里身着黑袍的陌生男人。

 

斯内普在心里第一千次诅咒阿不思·邓布利多以及他分配给自己的好任务。由于费格太太有事不在,邓布利多需要有人去看看那个波特家的小崽子的情况,可天杀的为什么非是他!就不能让麦格或是别的什么人去吗?可是他无法违背邓布利多的命令,即使那个老疯子一再强调那不是一个命令,而只是一个“请求”。哈,就和谁会相信一样!

于是这就成为了他在午夜时分站在德思礼家客厅里的原因。就如同任何一个寻常的中产阶级家庭一样,即使只有朦胧的月光,他依然可以依稀辨认出这里的家具布置温馨整洁,充满爱意,甚至可以想象到女主人哼着歌为家人煮上一顿晚饭。八岁的波特就住在这里,而他与这里格格不入。

而邓布利多犹不放心他的黄金男孩,还要他来查看,或者说见证。

他刚刚转身想走,楼梯下的的一扇小门忽然开了。斯内普敏捷地抽出魔杖,等待危险来袭。

然而,只有一个男孩,而他不会错认的是莉莉的眼睛。

那个男孩走到他的面前,拿着什么东西:“你是牙仙吗?我等了你很多次了。”

“我是什么?”斯内普尚处在惊讶当中。

“佩妮姨妈对达力说过,如果小孩子牙齿掉了,在半夜会有牙仙来收。每次我都有等,可你一次都没有来过。”男孩抬起头,带着些羞赧,却又有些急切,眼睛像明亮的星辰“我知道······我知道有些事不是你的职责,但是我还是想问问,你能带我离开这里吗?我什么都会做的,我可以为你做家务,修剪草坪,做饭,我还学过花花和算术。只要你带我走,只要······”

斯内普引以为傲的头脑在此时似乎帮不了他什么了。他只是看着眼前穿着明显不合身的肥大衬衣,而脸上明显那带着瘀伤的瘦小男孩,像是穿越了时光的洪流,看到了多年前的自己,而他甚至还没弄明白眼前的一切到底缘何发生。“你是哈利·波特?”而他在问之前甚至已经有了答案。

“你果然知道我的名字!”

“你······躲在碗橱里等······牙仙?”

“不,我住在碗橱里。”

斯内普震惊了,他从未想过巫师界的救世主,传说中大难不死的男孩的生活与他之前所想有如此巨大的差别。甚至只是看到那个孩子,他就能窥知那些伤害、暴力和冷漠以待,而七年以来,他什么都没做过,甚至选择一厢情愿的怨恨。更加可悲的是,哪怕现在,他依然什么也做不了,因为邓布利多曾经提起的——血缘魔法。

他蹲下身,看着那个带着无限希冀等待他答复的孩子,忽然觉得这场谈话根本无法进行下去。

“你的牙,是怎么掉的?”

哈利微微有些尴尬:“达力,就是我的表哥,他和他的朋友······打掉的。”他想了想,又小声嗫嚅道,“我试过逃跑的。”

“你做的很好。”

“所以,你能带我走么?”哈利又向前挪了挪,甚至碰了碰斯内普放在膝上的手。

“不,我不能,抱歉。”斯内普微阖了眼,不愿看那双率眸中的失望。

“我知道了,”哈利垂了头,眼中开始氤氲雾气,“我知道像我这样的怪物根本不配有家人,有幸福,抱歉,我只是想问一问,并没有真的期待······”最后,他已经不知道是在说服斯内普还是他自己。

年轻的魔药大师叹了口气,将孩子揽入怀中,成功止住了孩子的喃喃:“你不是怪物,哈利,你当然可以在以后拥有家人,拥有幸福。只是不是现在,你要学会等待,就像是等待一颗新牙长出来。也许时间很长,你得耐心一些,但它一定会长出来的。”

“那我以后还能见到你吗?”

“能。”

“你保证?”

“我保证。”

 ————分割线————

“那后来呢爸爸?你又见到牙仙了吗?”阿不思坐在哈利的膝头,向他的父亲发问。这时,另一个高大的身着黑袍的男子走了进来。

“阿不思·西弗勒斯·斯内普,你已经九岁了,过了必须要挺睡前故事的年龄了吧?”斯内普的声音还如当年一般犹如丝绸般柔滑低沉。

“父亲,爸爸在给我讲他小时候遇到牙仙的故事!”

斯内普一怔,但随即又恢复了常态:“所以你决定像一个波特一样决定做一个愚蠢的浪漫主义者了?还有,不要像你的傻爸爸一样吃那么多甜食,否则那个牙仙会每晚来督促你喝健齿魔药。现在,快点洗漱睡觉。”

安顿好了阿不思,斯内普拉着哈利回到了卧房。一进门,他便搂住他的丈夫:“你还记得?”

“怎么可能忘?”哈利轻笑,“那是我第一次相信,我可以拥有和别人一样的幸福,我可以被爱。为此,感谢我的牙仙。”

“荣幸之至。”

评论 ( 12 )
热度 ( 79 )

© 蓼青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