蓼青玄

从今天起立志做一名全方位多层次宽领域的香!吹!

【德哈】幻灭

大吼三声:求评论求评论求评论!

以下正文:

他从混乱的梦中醒来,冷汗簌簌,周围的一切都显得那样不真实,梦境似一头巨兽要将他吞噬。

窗外的天已是鸭青色,哈利坐起身,揉了揉自己的脸,戴上眼镜,苦笑,今天可不能迟到,因为——

今天在马尔福庄园将举行德拉科马尔福和阿斯托利亚格林格拉斯的婚礼。

简单洗漱收拾之后,哈利下楼,克里切早就在那里等候了。

“哈利主人,早餐已经准备好了。”

“谢谢你,克里切,可我真的不太想吃。能不能麻烦你帮我把礼服长袍拿过来?”

克里切叹了一口气,“您至少来一点面包和咖啡吧。”他说着走开了,嘴里念叨着:“可怜的哈利主人,为了马尔福小少爷的事情……”

哈利踱到餐厅坐下,手撑着额头,喝了一口咖啡,苦涩滋味在舌尖散开。如果那人还在这里,定然会嘲笑他毫无品位,而他会反驳那人骄矜的贵族做派,然后吵架,最后用一个吻解决所有问题。

只是你看,即使他们再相爱,也弥合不了横亘在现实中的沟壑。

他们终究是不能在一起的,那不论是对马尔福家族还是德拉科本人,都毫无益处。而为着他和德拉科的关系的曝光,也许还有金妮的原因,罗恩和赫敏也终究是与他疏远了。

瞧瞧,哈利波特也不过就是一个没人要的可怜虫罢了。

克里切捧着刚刚熨好的墨绿色长袍回来,他道了谢,换上。镜中人尚且年轻,然而眉梢眼角却早已染上沧桑。

如果这是他的责任和妥协,你没有权利反对。你没有家人和家族,他有。

深吸一口气,拿起桌前银绿色的请柬,哈利幻影移行到马尔福庄园外。

今日的马尔福庄园亦如一位初妆的新娘,带着风姿绰约的情致和恰到好处的羞怯等待着客人们的到来。

哈利到的时候时间尚早,三三两两的宾朋交谈说笑,可看到他走过来却都很有默契的躲开了。

哈利笑笑,并不在意,走到一个角落坐下,等待典礼的开始。

他知道他和这里有多么不和拍,周围的来宾,不是纯血贵族就是商政要人,而哈利波特不过是一个过气的救世主,还和今日的新郎传出过那么一段不轻不重的丑事。

如果,这是让德拉科幸福的唯一方式,哈利还能说什么呢?让德拉科一起遭受大众的口诛笔伐?有一个人就够了,况且,他早已习以为常。

但习惯不代表不痛。

哈利觉得自己像是陷入了另一场巨大的噩梦,周围的欢乐,讥讽,怜悯像一张巨大的网把他束缚其中,动弹不得。

他甚至没有注意到婚礼开始。新娘挽着她的父亲款款而入,走向金色头发的青年。哈利离他们有些远,看不清德拉科脸上的神情,他不知道那个男人灰蓝色的眼睛里会不会有一样的温柔和爱意,会不会一如当初明亮,带着纯然的快乐。

新娘终于站在了新郎身侧,他们宣誓,缔结忠诚,交换戒指。而自始至终,德拉科没有向他所在的方向看过一眼。

就在新娘为新郎戴上戒指的时候,变故陡生。一群戴兜帽的黑衣人冲进来,胡乱发射咒语,似乎只要伤害更多的人就好。魔咒,火光,温馨美好的婚礼转瞬之间被撕碎,人们四散逃命,而他的噩梦也进入高潮。

在人群的哭嚎之中,在黑衣人“杀死那个食死徒、死基佬”的叫嚣之中,哈利只想到德拉科身边去,看他是否无虞,再快一点,再近一点……

可是人影重重,他无论如何也走不到德拉科那里,他只能无望地挥动魔杖,念出咒语。而兜帽下的人露出了他的红发。

他看到德拉科了,金发的新郎已经狼狈不堪,袍子上还有可疑的血迹。

再有几步就到了,再有几步……

忽然德拉科向他扑来,一转身挡在他的身后,倒下的时候眼神中带着绝望和眷恋,他没有听到身后的偷袭者喊出的咒语,只有无尽的绿光将他们湮没……

他从混乱的梦中醒来,冷汗簌簌,周围的一切都显得那样不真实,梦境似一头巨兽要将他吞噬。

哈利忽然想起,今天在马尔福庄园将举行德拉科马尔福和阿斯托利亚格林格拉斯的婚礼。

————分割线————

据《预言家日报》独家报道,日前,马尔福庄园遭到不明人士袭击,而当时庄园内正在举行马尔福家族家主德拉科马尔福和大难不死的男孩哈利波特的婚礼,袭击事件共造成包括德拉科马尔福在内的18人死亡,受伤人数超过50人。据现场目击者称,袭击事件发生时新人正在交换戒指,气氛温馨感人,袭击者忽然闯入并发起攻击,现场一片混乱。双方交战过程中,德拉科马尔福为保护哈利波特而不幸被索命咒击中。而袭击结束后波特先生则由于精神一度崩溃而被送往圣芒戈魔法医院精神科接受强制治疗。

据相关猜测,此次攻击可能与德拉科马尔福和哈利波特恋情而引发的不满有关。此前德拉科马尔福曾与阿斯托利亚格林格拉斯传出恋情,到时间不长即宣告分手。两个月前,曾有路人拍到马尔福与波特在麻瓜界约会拥吻,二人关系曝光。随后二人相继发表声明称恋情属实,并宣布婚讯。此事引发社会舆论的轩然大波,知情人士表示救世主好友罗恩韦斯莱对此极其不满,并曾与哈利波特发生肢体冲突。

目前袭击事件具体情形仍不明朗,没有相关组织宣称对此事负责。具体原因尚在调查之中。

“圣芒戈?他们倒是给他找了个好地方。”金斯莱合上报纸,嗤笑一声。

“是,谁有能想到哈利波特早就被关到阿兹卡班去了?谁又知道阿兹卡班最可怕的不是摄魂怪,而是那间叫做魇屋的牢房,能把人永无止境地囚禁在的最可怕幻想中呢?”珀西站在办公桌前,低眉顺目,“可是,咱们总这么关着他,时间久了,民众是不是会有所怀疑?”

“嘁,他哈利波特不过是一面旗帜,脏了谁还会想要他?就他自己还不知天高地厚,先是要给斯内普正名,一个死人我也就忍了他,只是他越来越不自量力,竟煽动民众要魔法部归还斯莱特林那些人的家产,真是疯了!还说我滥用职权非法侵占!他也不想想,当初打伏地魔的时候我为凤凰社出了多少力!”金斯莱稍稍平复了一下自己的语气,“这次的事你和你弟弟办的不错,韦斯莱家会得到适当的奖励,只是……你得知道,你在为谁做事。”他淡淡撇了一眼珀西。

“是,是,谢谢部长栽培。”

世间从不缺乏罪恶,而中正善良者却鲜少有之。

FIN

这篇是我写德哈以来耗时最长的一篇,之前写了好多好多,删了至少一半(足见我话唠的功力……),不见得好,但我尽力了。私以为哈利最怕的事情有三件:被亲友误解,被朋友背叛,别人因为他而死,所以幻想里就是那样设定的(其实现实里也是)。

蠢作者怕没写明白,在此解释一下:1.德拉科确实死了,是为了保护哈利;2.哈利被关在了阿兹卡班,分割线以前都是他的幻想;3.是珀西和罗恩带人袭击了马尔福庄园

题目《幻灭》:正义的幻灭,幸福的幻灭,理想的幻灭。

ps:梗来自英剧《黑镜》的圣诞特辑

pps:嗯,答应我,打我的时候拜托别打脸,谢谢。

评论 ( 23 )
热度 ( 180 )

© 蓼青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