蓼青玄

从今天起立志做一名全方位多层次宽领域的香!吹!

【斯哈】归途

1.

哈利来到禁林时,天色欲晓,树梢间摩挲的声音衬得周围愈发安静了。他拿出回魂石,闭上眼睛,转了三次——成功了!他听到周围有轻微的移动的声音,风拂过他的脸颊,他知道他们来了,他来了。

詹姆,莉莉,小天狼星,卢平。没有他。

他的亲人们走向他脸上带着笑意,“你真勇敢,哈利。”

“见到你们真好。别人看得见你们么?”

“不,哈利,我们是你的一部分。”小天狼星声音轻快,再无生前那般愁苦。

哈利转向了莉莉:“妈妈,你知道西弗勒斯在哪里么?我想再见见他,和他说说话。他死在……尖叫棚屋了。我看着他……”他哽咽了一下,没有再说下去。

“哈利,他不在这里。”莉莉轻柔的说。

“你为什么那么关心他?”詹姆有些不满,低声咕哝了一句。

“我爱他,爸爸,我爱他。”从刚刚目睹恋人死亡时就一直忍耐的眼泪就落了下来。

“他会等着你的,哈利,他会在的。”

“要到了。你们会走吗?”

卢平笑了笑:“我们会一直陪着你,直到最后。”

他来到伏地魔面前,怨恨的看着那个疯子。

他杀了他的所有亲人,和他的爱人。哈利知道,自己的死亡会让伏地魔彻底毁灭。

“阿瓦达索命!”绿光没入他的身体,结束了。

2.

有点冷。

哈利从地上爬起来的时候发现邓布利多蹲在他眼前看着他。

“邓布利多教授!你……你怎么在这?这是哪?”

“啊,哈利,你终于来了!你觉得这是哪?”

哈利环顾四周:“这儿……像是国王十字车站……”

“答对了!现在,快,你得上车了,咱们时间不多,你到的有点迟啦!”

“什……”

不等哈利问完,邓布利多就拉着他穿过了站台,往他手里塞了张票,把他推上了火车。

“记住,哈利,好好把握机会,还有,谢谢你做的一切,我以你为傲!”

火车启动,把站台及邓布利多甩在了身后。

3.

心是用来破碎的——王尔德。

哈利低头看着车票上这句古怪而不合时宜的话,苦笑。如果他是王尔德笔下年轻的渔夫,定然永远不会离开他的爱人。只是他的灵魂终究不够纯粹,他的爱人也终会因他而死,破碎的心填补不全,也是一种诅咒吧。(注)

不过……斯内普,美人鱼。哈利被自己的比喻逗笑了,若是他的爱人知道,定会带着三分刻薄和七分愤怒斥责他的幼稚和无理。

只是……他不在了。

压下心里的酸涩,哈利继续往下看:

国王十字车站 五号站台 第二节车厢 

哈利波特私人专线 单程

窗外是一片茫茫的白,像是无尽雪原,又似虚无。

这时一个男人走过来。他穿着制服,中等身材,面目普通却让人油然升起肃穆之意。

“您好,波特先生,我是本车的车长,把您的车票给我看一下。”

哈利把票递给了他,车长看了一眼,点了点头,又还了回来,转身正欲离开,哈利叫住了他:“请问,咱们这是去哪里?”

那人回头,奇怪的看了他一眼:“难道您不知道么?目的地不是我们决定的,是您决定的呀?”

哈利困惑不解:“我?可我不知道……”

车长忽然打断了他:“哦,我们马上要到了,我要去安排一下,失陪。”

车长离开不一会,列车就慢了下来,慢慢停靠在一个小站边,而站台上站着一个男人,一袭黑袍,半长的头发垂在颊边。

4.

哈利冲下车,扑到那个人怀里,紧紧抱着他,把脸埋进那人的袍子里。

西弗勒斯把两手放在他的脊背上,轻轻的拍着,安抚着怀中的爱人,嘴上却不肯放过他:“波特先生,你已经自大到以为自己的脑子可以当钟表使了吗?就不能不迟到,哪怕一次?”

“对不起,西弗,对不起……”哈利在他怀里嗫嚅,泪水簌簌的落下来。“在尖叫棚屋,我本该能救你的,我本来……”他痛哭失声。

“shh……哈利,那不怪你,不是你的错。”

“如果我再强大一点,如果我再成熟一点,你就不会死了,你、卢平、小天狼星……全是我……”

“波特,你在侮辱我们。”斯内普的声音冷静却温柔,“我们选择了凤凰社,选择了自己的命运,不论是我,布莱克还是那个狼人,都是自愿的,从选择那天开始,我们就已经决定未来的路要怎么走,这和你无关。”他顿了顿,“况且,为了你,我很乐意。”

哈利抬起头,望进那双幽深的眸,那人眼底的柔情只有他才能看得见,西弗的全部温柔也只给了他。

“波特先生,正如斯内普先生所说,他做了选择,现在,该你选择了。”哈利转身,看到车长不知什么时候从车上下来了。

“你要留下,还是回去。请快一点决定,我们没有多少时间。”

哈利有些无措:“我……我可以选?”他的一生都是被安排好的,从未真正自己做过决定。

“哈利,看着我。”斯内普把两手放在他的肩上,“你可以选择在这,也可以回去。只要你想,只要你愿意。”

哈利低着头:“西弗,你知道的,伏地魔还没有死,我必须……”他深深吸了口气,泪水蛰的他眼睛生疼,“我不能扔下所有人不管,可是,我要离开你了……我就要离开你了……”

“可是我永远不会离开你这个小混蛋。”斯内普又拥抱了他,“看,这也是你的选择。”

车长打断了他们:“您买的是单程票,需要再买一张返程票。”

“可是我……我没有……”哈利错愕。

“您可以用您最珍贵的记忆支付。比如,您和这位先生的。”车长用近乎平板的语气叙述着。

“不行!我不能忘了他!”

“哈利,”斯内普让哈利抬起头看着他,“回忆会带来痛苦,可爱不会,它也不存在在你的脑子里,而是心里。邓布利多给你我的,是一份绝佳的馈赠。”

“西弗,我想记住你……”

“你会的,在心里,我也是你的一部分。”他吻了吻哈利的额头。

“那么,就这样说定了。”车长说着,拿出一根与众不同的白色魔杖。古老的咒语在耳畔吟唱,可哈利只听到他的爱人低沉如丝绸般的嗓音:“哈利,好好活下去。”

一阵白光,一切归于寂静。

5.

哈利再一次感到自己回到了禁林,叶子的味道充斥于鼻端。

他不记得发生了什么,却知道自己带回了一颗完整的心。

6.

八年后,哈利和金妮的第二个儿子出生,美丽的红发女巫抱着小小的男婴,而长子则在床边笑个不停。

“哈利,你给孩子选好名字没有?”

哈利有些恍惚,他不记得谁的轻吻曾落在他的额间,又是谁在他耳边轻声说着:好好活下去……

他摸了摸男婴黑色的胎发,吻了吻他的额头。

“阿不思-西弗勒斯-波特。”

注:出自王尔德《渔夫和他的灵魂》

评论 ( 10 )
热度 ( 40 )

© 蓼青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