蓼青玄

从今天起立志做一名全方位多层次宽领域的香!吹!

【斯哈】花语三十题(2)

2.向日葵

2038年5月2日 晴 星期二

今天是英国巫师二次战争结束四十周年纪念日。梅林啊,你能相信么?四十年!我的孙子孙女们都已经去霍格沃茨上学了,我和罗恩?哈,我们已经老了!我的皱纹都一大把了,不过罗恩倒是说我还像当年在学校的圣诞舞会上一样漂亮。他也早就有白头发了,还胖了不少,不过我们都已经58岁啦,还在乎什么呢。

只有哈利,哈利不会变老,他停留在了1998年的那个夏天,像是驻扎在了17岁的光景,永远不再长大。

今天的典礼上不免又提起他,纪念大难不死的男孩(瞧瞧,他永远都是男孩),纪念他曾经为魔法界做出的卓越贡献,为他的牺牲而哀悼。

人人都以为是伏地魔的诅咒将他推向了死亡,只有我和罗恩知道不是的。他是为了那个男人而死的,他做出了选择。

嗯,说到那个男人,今天在典礼上我也看到他了,西弗勒斯斯内普。如果我没记错,他应该快80岁了。

四十年过去了,斯内普过的不错,虽然没有结婚,终日与魔药为伍,却自有一份平静安和。这些年我见他的次数屈指可数,大部分都是在这种纪念会上,他作为战争英雄被邀请。要么就是在一些学术报刊上,看他又发明了某种魔药。每次他都是一副阴沉沉的样子,我估计终我一生,大概都见不到他笑的样子了。

他的头发几乎全都白了,不过精神很好,见我还忘不了讽刺:“格兰杰……哦,不,韦斯莱夫人还在魔法部当你的万事通?”

事实上,大概现在只有他现在还用这种讥讽的语气和我说话了,毕竟魔法部部长是一个不低的官职,不是么?不过在他眼里,我应该永远都是那个毛毛躁躁的小丫头吧。

我们寒暄了几句,典礼就开始了。我在台上看他一直不耐,只有在提到哈利的时候,神色才柔软下来,眉宇之间尚有些萧瑟,想来也在为那位青年而怅然。

只是,他永远都不会真正知晓,那个男孩为了他能活下来,过上现在的生活,付出了什么。

有一瞬间,我几乎冲口而出,想问问他有没有去看过哈利,想告诉他那个男孩的牺牲,然而终究没有说。那是哈利的爱,沉默但坚定。

我犹记得大战结束后在尖叫棚屋找到他的样子。他卧在那里,抓着斯内普的手,脸色甚至比他还要苍白。那一瞬间我就知道,他用了那个咒语。以心为引,以爱为祭,用生命换取爱人的归来。

我跑过去抱住他,他睁开眼睛,看到我,微微露出笑意。

“赫敏……不要告诉他……他不会知道我爱过他,所以他不会痛苦愧疚……我想让他活下去……他这辈子都没有幸福过……”

他的眼泪就那样流下来,脆弱却美得惊心,他像是失了神,喃喃着什么,我没有听清,像是水仙根粉,牛黄,生死水……或许他想到了什么美好的事物,眸中也染上了光亮,像是盛放的向日葵,然而那光亮没有持续很久,一瞬凋零。

不是所有的秘密都会被揭开,不是所有的爱都会被知晓。或许这就是哈利想要的,尽己之全力换取一个希望,决绝而驯顺,等待命运为这份沉默的爱画上一个终点。

哈利,他很幸福,你知道吗?你知道吗?

向日葵花语:沉默的爱

评论 ( 14 )
热度 ( 40 )

© 蓼青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