蓼青玄

从今天起立志做一名全方位多层次宽领域的香!吹!

【德哈】黄金男孩(快乐王子AU DMHP)

童话风,渣文笔(真的很渣……我尽力了……),快乐王子au意味着这个故事一定会有主要角色死亡,不能接受be勿入。

再大吼三声:求评论求评论求评论!!!

以下正文:

黄金男孩

1.

小城的中心广场上伫立着一座雕像,是一个额上有一道伤疤的男孩,他一手拿着魔杖,另一只手搭在腰间一把宝剑的剑柄上,脸上带着点稚气,看上去还像个十七八岁的孩子。雕像外面镀了一层金,在阳光下闪闪发光,他的眼睛是用上好的祖母绿宝石镶嵌的,而剑柄上还有一颗硕大的红宝石,他甚至还有一颗心,是用铅做成的。雕像的基座上写着:纪念打败了黑魔王的黄金男孩——哈利波特。

一个小姑娘牵着妈妈的手走到雕像跟前,抬头看着这座美丽的雕像,问道:“妈妈,这是谁啊?”

“他是哈利波特,他打败了神秘人。”她的母亲不欲多言。事实上没有人想要回忆那场战争,他们虽然取得了胜利,可是结果太过惨烈,战后满目疮痍,人们只想要忘掉过去,赶快开始新的生活。

“他好厉害呀!可是他就这样一个人站在这里,不会孤单吗?”小姑娘兀自为这位英雄担心着。

“这只是一座雕像而已。”母亲步履匆匆的拉着女儿离开了。

哈利波特——那个曾经活下来,却最终死去的男孩,静静地站在那里,注视着路人们的欢乐和悲哀,痛苦与幸福。

2.

时至深秋,风里裹挟着丝丝凉意,燕子德拉科抖了抖翅膀,心中有点后悔飞到这里来。可从他还是一只幼鸟的时候,就开始听路人们讲述关于哈利波特的传说啦!他实在是好奇,那个传说中击败了黑魔王的男孩究竟是什么样子。于是他悄悄脱离了向南迁徙的队伍,向着传说中战争发生之地飞去,只希望能在入冬之前见上那位黄金男孩一面,然后再追上队伍到南方去。

终于,在一个夜晚,他到达了这座魔法之城。

中心广场上的路灯已经亮起来了,德拉科有点不知所措,他看到一座方方正正的方台,便想在这里休息一下。

一滴水落到了他的头顶,他抬起头,才发现这座方台原来是一尊雕像的基座。

他从没有见过这么美丽的雕像,而这座雕像此时在流泪。

3.

“嘿,你是谁啊?”德拉科飞到哈利的肩头问道。

“我是哈利,哈利波特,喏,你刚刚站着的基座上有我的名字。”

德拉科吃了一惊,“啊,你就是那个打败了黑魔王的男孩啊。”他绕着雕像转了一圈。

“是啊,你知道我?”

“不过是听说过,你可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出名。”德拉科昂着头,仿佛小小的国王在视察他的领地,而事实上,他正在感叹这趟旅程不虚此行,让他见到这世间还有如此美好的造物,不过他才不想让对方知道。“而且如果我是你的朋友,我会叫你疤头。”他试探着说。

“哦,你愿意成为我的朋友?那真是太好啦!我已经站在这里很久了,可是一直没人可以和我说说话。”哈利笑了笑,“如果我可以的话,真想和你握握手。”

“我……我也希望如此。”德拉科有点不好意思。

“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

“德拉科・马尔福,你可以叫我德拉科。”

4.

“德拉科,你可以叫我哈利。你为什么到这里来?这里可不怎么暖和啊。”

德拉科可不想说他是专程来看哈利波特的,只得随口应付道:“我迷路了,在这里休息一下就走。”他想赶快转移话题,“你刚刚……是在哭吗?”

哈利唇边的笑意隐去了:“是啊。”

“你不是战争英雄吗?你们已经战胜了,为什么你还不快乐?”

“我活着的时候,为战争而奔波战斗,我以为只要我承担我的命运,有一天我们迎来了光明,大家就都会幸福快乐。但是……事实并不是这样的。战争给人们带来了太多的痛苦,至今不可消退。如今,我看着他们还在苦恼中挣扎,即使我的心是铅做的,也禁不住落下泪来。”

哈利声音蕴藏着那么深重的茫然和痛苦,德拉科仿佛也陷入了深思。

接着,他温和的声音又响了起来:“广场东边的巷子里住着韦斯莱一家,战争带走了他们的一位儿子,他家的长子也身受重伤,而且失去了他们的房子,贫困不堪,韦斯莱夫人整日以泪洗面,韦斯莱先生也愁眉不展。德拉科,如果可以的话,我想请你帮我个忙,你可以把我剑柄上的红宝石那去给他们吗?”

德拉科有些犹豫:“我的朋友们还在温暖的南方等着我,我要抓紧时间去和他们汇合啊。”

“德拉科,求求你,帮帮我吧,不把这颗宝石给他们的话,他们熬不过这个冬天的。”

“我又不认识他们,为什么要帮他们呢?”

哈利的神情流露悲伤,德拉科心软了:“好吧好吧,虽然这里很冷,但我看在你这么孤单的份上,就姑且在这里住一晚,做一次你的信使吧!”

“谢谢你!”哈利欣喜不已。

于是德拉科啄下了那枚红宝石,向巷子深处的人家飞去,他飞过宏伟的魔法部,那里的官员们个个忙着去参加各种各样的宴会,部长福吉正与人们高谈阔论:“我们巫师的生活真是越来越好啦,这都是魔法部的功绩……”德拉科摇摇头,向韦斯莱家住着的破旧巷子飞去。

“抱歉孩子们,今天还是菜汤……家里的钱都花光了……”“哦,没关系的妈妈,菜汤也很好……”

德拉科静静的听了一会,才跳进窗口,将那块硕大的红宝石放在了桌子上,转头飞走时,听见有人大喊:“妈妈,有人送了一颗红宝石!这下我们不用担心比尔的药费了……”

德拉科回到哈利那儿,告诉他事情的经过:“真奇怪,虽然我不喜欢红头发穷鬼一家,可是我不知为何还是觉得很开心的。”

“那是因为你做了一件好事啊,德拉科……”

燕子思索着,睡去了……

5.

天亮之后,德拉科在广场旁的小河里洗了个澡,然后在树上歇了一会。“今晚我就走吧,哈利是个很好的朋友,我很喜欢他,可是我还是快走吧,冬天就要来了呢。”

于是他飞过到哈利的身边,对哈利说:“疤头,我在这里的一天很开心,我正式承认你是我的好朋友啦,要知道,想要做一个马尔福的好朋友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可是我要到南方去了,因为冬天就要到了,你有什么事要我办吗?”

哈利垂眸我:“你要走了吗?再陪我一晚吧,德拉科。广场的东边住着一位可敬的卢娜洛夫古徳小姐,她和她的父亲经营着一家报社,在战争中帮了我们很大的忙,可是现在《唱唱反调》的销量很不好,他们也没有别的办法了。德拉科求求你,帮帮他们吧。”

“怎么?你还有另一块红宝石可以送给他们吗?”

“不,没有了……可是我的眼睛是用绿宝石做的,你挖一颗送给他们,让他们换一些食物度过这个冬天吧。”

德拉科吃了一惊:“不行哈利!你的眼睛是我见过最漂亮的了,我怎么能……”

“德拉科,求求你了,即使是再美的宝石,也没有人的性命美好啊。”

哈利再三乞求,德拉科没有办法,只能含泪挖下了哈利的一颗眼睛,给洛夫古德父女送了去。

6.

“哈利,我今天一定要走了。”德拉科闷声道,“冬天真的到了。我要和我的朋友们去南方,有一个地方叫做高锥克山谷,这里会下雪,可那里却温暖如春。那里还有孔雀呢!我和我的父亲经常和他们呆在一起,讨论怎样梳理羽毛能使它更有光泽,不过我的教父斯内普却看不上我们这种对美的追求,他是一只渡鸦,最爱南方的那些草药,他能在那里研究一天。哈利,既然我们是朋友了,我就不会忘了你的,明年春天我回来看你,给你带最美的红宝石和绿宝石……”

哈利说:“我都没有去过南方……”

“怎么?你一直在这座小城里?”

“是啊……从我出生起,我就被赋予了使命,只有我能打败伏地魔,只有我能使魔法界和平……我必须要打败他,杀死他,我很累,但我……没有选择。”

“可是,这样不是也很好吗?你看,他们为你修了这么漂亮的雕像,让你在这里收到别人的敬仰,这样不好吗?”

“魔法部的人不过需要一个幌子罢了,”哈利苦笑,“如果可以,我更希望他们能把这些钱花到穷人们身上,而不是修一座无用的雕像。”

哈利顿了顿说:“德拉科……再帮我一次吧,西街里住着唐克斯夫妇,他们的女儿和女婿都在战争中牺牲了,只留下一个嗷嗷待哺的男孩泰迪,日子很是艰难。德拉科,帮帮他们吧,把我的另一只绿宝石眼睛送给他们吧。”

德拉科大惊:“可是,你不就瞎了吗?不,这坚决不行!”

哈利一次又一次的恳求,德拉科没有办法,只能照做,把哈利的另一只绿宝石送到了婴儿的摇篮边。

“德拉科,快去追你的朋友和家人吧,和他们一起到温暖而美好的高锥克山谷去。”

哈利再也看不见德拉科灰蓝色眼睛里的泪,“疤头,你现在看不见了,你以为我会把你一个人就在这里吗?”燕子不再说什么,只是静静的卧在了哈利的脚边睡着了。

7.

日复一日,哈利每每要求德拉科离开,德拉科总是拒绝。他心里知道,他不能离开哈利,大概永远都离不开了。

每天,德拉科给哈利讲高锥克山谷的风景,讲美丽温暖的南方景色,还有周围发生的事情。

“人们又到魔法部门前抗议了,他们没有钱买吃的,有一个叫西里斯的家伙说他们……那个词怎么说来着……穷困潦倒,饥寒交迫。”

哈利叹了口气:“德拉科,把我身上的金子分给他们吧,至少这个冬天,让他们好过一些。”

这次,德拉科没有反驳,他只是用力的讲哈利身上的镀金一片片的撕下来衔给贫苦的巫师们,直到口中泣血也不曾停息。

8.

“哈利,我来和你告别。我能吻一吻你的手吗?当初你说,如果我们可以成为朋友,你会握住我的手,现在,让我吻一吻你的手吧。”

“你终于要去南方了吗?快走吧,我的朋友,你已为我停留的太久了。我更希望你能吻我的唇,我虽从未对你说过,但是……我爱你,德拉科。我爱你。”

哈利看不见,但他就是知道,德拉科笑了:“真巧,我也爱你疤头。只是我不是去南方,而是要去死亡之地,就像当初的你一样。死亡……会疼吗?我怕疼呢。”

“不会的,我们相爱着死去,会很幸福的。”

德拉科奋力飞起,吻了哈利的唇,即使寒冷如冰,竟也生出了些缱绻温情。随即燕子跌落在了哈利的脚边,那双灰蓝色的眼睛合上了,再也没有睁开。

而在德拉科落下的那一刻,哈利胸腔中铅心也破碎了,无从愈合。

9.

一周后,魔法部下令将广场上那座斑斑驳驳的哈利波特像移除,理由是有碍观瞻。

新铸成一座福吉部长本人的纯金雕像,以展示他的威仪,供人们膜拜。

工人们把黄金男孩拉走熔炼,却发现里面的铅心怎么也不能熔化。无奈,人们只能把那颗破碎的心扔掉了垃圾堆里。

而人们没有注意到的是,那颗心正好覆住了一只不知为何没有越冬的燕子的尸体,紧紧相依。

评论 ( 18 )
热度 ( 73 )

© 蓼青玄 | Powered by LOFTER